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赫芬顿邮报(Huffington Post)在4月17日公布了26个欣赏街头艺术的最佳城市,台北市也雀屏中选。报导中指出,街头艺术在过去几年经历了大幅度的转变,如今已从社会边缘人抒发情绪的创作转变为公共艺术,描绘各大城市各自的韵味。

而台北的街头艺术亦如此。特别是在刚结束的太阳花学运之中,我们清楚可见张贴在立法院四周的海报与街头创作,在激烈冲撞以外,呈现的那一股幽默柔软却不失批判的力量。创作者和冲撞体制的人肩并肩,试图以画笔改变世界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街头艺术和嘻哈音乐息息相关,同样发源于六十年代纽约最穷困的布朗克斯区。战后出生而身处社会边缘的孩子长大了,意识到西方文化的崩溃、贫富悬殊、种族与失业等社会问题围绕在身边,想发洩情绪却难以得到主流社会与媒体的关注,于是在街头上涂鸦书写成为他们控诉体制的唯一发言方式。

这群对未来充满理想的年轻人,透过街头艺术挑战权威、对抗资本主义,并且在街上展开一连串反战、反种族歧视、反性别歧视、反权力压抑与反性压抑等等社会运动,重新建构了战后西方社会的艺术风光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一位名为JR的法国街头艺术家拿着摄影机的肖像,成为泰特现代博物馆外墙上显眼的涂鸦。

随着战争的余温逐渐随历史离去,街头艺术开始受到大众的关注与正视,更逐渐成为国际肯定的对象,不再是大人眼里孩子在墙上捣乱的涂鸦。2008年,当代艺术权威伦敦泰特现代博物馆(Tate Modern)策画了以街头艺术为主题的展览,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街头艺术家们登上了国际舞台。

埃及

即使街头艺术踏入了国际艺术殿堂,抗争仍在世界各地进行,充满理想却不满现况的人民依旧站在街头,挥舞着手中的画笔和喷漆与体制对抗。

埃及,穆巴拉克经过30年执政,终于因革命下台。埃及人原以为赶走了极权梦魇,却又在民选总统穆尔西无力治理而被迫下台后,面临了军方的镇压以及国家的分化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三月才刚正式宣布参选总统的埃及前国防部长塞西的肖像,被画在墙上。

曾经以军方武力对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进行血腥镇压的塞西,脸部肖像的下方写着「推倒军方规则,杀人兇手塞西」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在抗议军方暴力的标语一旁,塞西的竞选标语讽刺地写着:「因为埃及人是狮子且喜爱狮子,他们将选择一位猛将,担任他们的总统。」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一位穆斯林兄弟会与前民选总统穆尔西的支持者,在抗议行列中高举着铁笼,其中坐着代表塞西的人偶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埃及年轻人身旁的涂鸦,讽刺着总统大选只是被军方势力控制的牵线木偶秀。

希腊

 4月16日的纽约时报国际版(The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 ),头条写着希腊的青年将生活的悲苦,化成了雅典的街头艺术。这群年轻人活在经济萧条的巨大压力中,感受到实际行动、抵抗和传达自我的必要,街头艺术成为他们发言的最好方式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数以千计的希腊人聚集到雅典,朝警方丢掷点火的垃圾桶,为了抗议只伤害到穷人却没解决真正经济问题的撙节政策。一名武装警察的身后,看得见青年的涂鸦在无声抗议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有钱人受尽好处,经济萧条却需要穷人承担。墙上的喷漆写出希腊青年的愤怒,路人黑暗的脸庞上看不到希腊年轻人的未来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墙上的资本家如鬼怪般扑天盖地席捲而来,在他们的身下,却是贫困的人民在路边潦倒乞求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无论是墙上、汽车、火车、银行、小贩或是废弃建筑物,都能见到涂鸦的蹤迹。这股淹没了雅典的街头的艺术,画出了希腊人的悲苦。

雅典市政府曾想将这些街头艺术收编成为大型的街头画廊,却被艺术家们彻底回绝。这些年轻人告诉政府:「别搞错了,涂鸦的叛逆和昭彰正是它的武器,若受到政府控制了而使这些画作变得中立,等于失去了我们的精神。」

用街头艺术重新看见世界,法国摄影师JR

2008年,跃上伦敦泰特现代博物馆墙上的法国艺术家JR,同时也是TED 2011年大奖得主,他成功地以街头艺术翻转了数千万人的世界。

在他20出头的那年,3名黑人青年因逃避警察追捕,在巴黎近郊触电致死,而后媒体开始铺天盖地将他们塑造成大肆破坏的不良青年。JR认识那些青年,知道他们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电视上的恶魔。忍受不了媒体不实报导的JR,决定拿起一台简单的相机,拍下巴黎居民的脸并张贴在街头,靠自己记录真实。

JR回忆当时表示,「那些被媒体扭曲,或是损毁了形象的人,如今却能以自己的原貌为荣,这时我才领悟到纸张和胶水的力量。」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Women are Heros在巴西

2008年,JR走入非洲、巴西、印度和柬埔寨等发展中国家, 以女性为主角,拍摄了一系列名为Women are Heros的作品。在这些地方,女性的社会地位常被忽略,长期忍受战争摧残、种族压迫和性别歧视。

JR访问了当地女性的遭遇后,感觉到她们的内心几乎已经死去,但请她们做些脸部表情拍照时,却又马上像活过来了一般。JR将拍摄到的女性肖像做成大型海报,张贴在村落与城市,让地位卑微的当地女性,化身为防水的屋顶保护膜,并以她们的眼睛照看整个国家,重新赋予她们力量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Women are Heros在非洲肯亚

2012年,JR在非洲肯亚的Women are Heros计画之一的kibera’s eye,因时光的沖刷已逐渐模糊,但几双巨大的双眼仍在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在2012年,JR在西班牙、上海、柏林、洛杉矶等地筹画了The Wrinkles of the City特展,在访问当地老人家的故事后,将他们充满皱纹面孔,印在城市中将被拆卸的老房子之上,重新审视人与与城市之间的关係。

「并非天使,但也绝非恶魔」,他们用画笔与喷漆改变我们对世界的

在系列街头艺术计画赢得TED Prize之后,JR再次发起了Inside Out提案,邀请全球的朋友提供个人照片,印刷成大型海报后张贴在公共空间的各个角落,让各地的市民透过照片诉说自己的故事,更让街头艺术在世界落地生根。

如今Inside Out已获得全球超过千万人参与, 并创造了几百万个奇妙的街头艺术奇蹟。和所有不会放弃对未来充满希望、勇敢冲撞的青年一样,JR也不会停止挑战街头艺术的极限。